当年的河北四庭柱,如今幽辽军的大将

分享到:
    刘表缓缓说道:“李元杰,你父乃是汉臣,你家世受皇恩,为何还要挑动天下,引起战乱,坐着祸国殃民之事呢?”
 
    李林面色不变,幽幽说道:“这话我已经跟很多人说过了,我不想在解释了,我今天只想说,我是不是祸国殃民,自有天下百姓分说,刘景升,你到底战是不战!”李林罪犯被人跟自己将大道理,特别是这帮老顽固,是最让李林讨厌的,在许昌,那是自己要稳定局势,不得不静听着被人的教育,但面对刘表,自己没有那个必要,自己骂他全家又能够怎么样!
 
    “主公!”刘表麾了庞季上前一步,冷眼望着李林对其说道:“主公休要再与这厮废话,待末将擒获这厮之后,交予主公发落便是!”
 
    “不可无礼!”刘表低声喝道。
 
    “主公”帐下大将杨虎亦出言说道:“若是今日我等无功而返,日后怕是要为天下人耻笑,”
 
    “唔?”刘表面色微变,如今的他,已经有了两样东西可是帮助自己登基大为,一是名望,二就是手中的传国玉玺,只要自己可以进去中原,帝业便成,而现在自己最大的敌人,便是眼前这个三十出头的人,他不死,自己何以成帝业!
 
    见主公刘表闻言犹豫,庞季与杨虎对视一眼,随即指着李林方喝道:“幽辽军,你等狗贼,缩头乌龟,可敢与我等决一雌雄!”
 
    李林眉毛一挑,看了看刘表,说道:“刘景升,你的意思呢?”都这个地步了,李林带回来的兵马也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其实刚刚李林就是在拖延一下时间而已,给自己的明吧休息的时间,而这刘表则是你妈休息的时间太长了,早就已经没了锐气,还怎么跟李林打?更何况这荆州兵,本来就是被李林身后的幽辽军精锐完爆的,只是这些已经荆州兵自以为是惯了,在荆州他们乃是山大王,但是在这里,幽辽军可是不惯着他们。
 
    “哼!”冷哼了一声,李林拨马回头,一边想着本阵走去,一边说道:“谁来?”
 
    “嘿!谁都别跟我抢啊!我来!”张郃立即策马而出,很是轻松的说道,随即又对李林说道:“主公,你也真是,竟然偷偷带着子龙,子义他们去汝南打刘备,都没带我,白白的让我少了一个立功的机会!”
 
    李林摆摆手,笑着说道:“得得得,也不让你抱怨,你打头阵吧!”
 
    “好嘞!”说着,张郃立即策马而出,到了两方大阵中间,指着刚才咆哮着的庞季和杨虎道:“你们俩,一起上吧!”
 
    二人对视一样,杨虎立即怒声喊道:“贼将,好生嚣张,在襄城,不敢露头,今日竟然如此叫嚣,看我不杀了你!”
 
    “nnd!”张郃来了一句跟李林学的骂人的话,在襄城那是被逼无奈,自己若是出城应战,定然会被刘表大军袭了城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张郃一听他们说,就想起了在襄城上被这些荆州兵用各种方言骂自己的时候,心里这个气啊,看来以前手的窝囊气今日必需要讨回来!
 
    只见杨虎立即策马想张郃冲来,而庞季也是紧随其后,张郃怒骂一声,道:“好胆!”说着,一甩手中长矛,便向二人杀来。
 
    “叮当!”几下乱响,不用多说,张郃什么人,庞季和杨虎算个什么东西,三四个回合,就被张郃斩落马下。
 
    “哈哈哈!”幽辽军其实更盛,不停的嚎叫着。
 
    张郃依旧是在两军阵前,挥舞着手里的长矛,大吼道:“哈哈,还有谁敢来,谁敢来!”当年的河北四庭柱,如今幽辽军的大将,刘表麾下的荆州兵又有几个能是对手。
 
    众人互相对视,无人敢上前,文聘看着荆州将领的懦弱,心中一怒,道:“我来!”
 
    文聘眉头一皱,没好气道:“文长这是为何!难道让这幽辽军压着我们打不成?”
 
    魏延立即说道:“将军会错意了,将军!某管着张俊义,武艺了得,将军!你恐怕不是对手,不如让某来试一试吧!”
 
    文聘看了看还在骂阵的张郃,点点头,道:“好吧!文长武艺在我之上,定然可以完胜张郃!”
 
    说完,文聘立即便对刘表说道:“大王,某麾下有一个裨将姓魏名延,字文长,武艺了得,定然能够胜这张郃!”
 
    刘表看着自己麾下二将被张郃几个回合斩杀,正在惊恐之际,一听文聘的话,立即说道:“好!快快请魏延出战!”
 
    “诺!”文聘一点头,回头给魏延一个眼神,魏延点点头,立即吼了一声道:“张郃小儿,休要猖狂,看我魏延来战你!”说完,魏延便策马而出。
 
    而刘表看着魏延品阶并不高,有些怀疑,对文聘说道:“仲业,此人真的可以战过张郃?”显然是有些不信任。
 
    文聘立即说道:“大王放心,文长武艺了得,曾经在乱军之中,就末将与赵云枪下!”
 

欢迎转载pk10赛车机器人_pk10赛车机器人计划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pk10赛车机器人_pk10赛车机器人计划 » 当年的河北四庭柱,如今幽辽军的大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